贫困限制了足球?从俄罗斯世界杯看非洲足球的现状和未来

新华社莫斯科6月29日报道:贫困限制足球?从俄罗斯世界杯看非洲足球的现状和未来

新华社记者吴曙光、刘宁和雷岩

28日,俄罗斯世界杯赢得了前16名,其中10支球队统治欧洲,4支球队在南美,其他地区只有2个席位。最糟糕的是,5支非洲球队被“彻底消灭”。人们不禁要问:非洲足球有什么问题,它一直都有独特的风格?

五支非洲球队参加了俄罗斯世界杯的决赛,它们是埃及、突尼斯、尼日利亚、塞内加尔和摩洛哥。28年后,埃及再次参赛,喀麦隆、加纳和科特迪瓦等传统强队没有入选。

令人惊讶的是,埃及、摩洛哥和突尼斯都提前输掉了前两轮。虽然另外两个队坚持到最后一轮,但他们无法保持主动,不幸被淘汰。他们在15场比赛中只赢了3场。自1986年采用16强淘汰赛制以来,第一次没有非洲球队晋级16强,打破了非洲球队连续八次进入淘汰赛的世界杯记录。

非洲足球一直缺少优秀的球员。他们身体健康,技术先进。著名玩家可以随机列出一个大名单。最近的是德罗巴、埃托奥、萨拉赫等。远处的是米拉叔叔和维亚等。然而,从历史上看,非洲球队在世界杯上面临着——人的明确“上限”,仅三次进入前八名:在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上,米拉大叔带领喀麦隆队进入前八名,创造了非洲球队在世界杯决赛史上的最佳成绩。另外两个是2002年的塞内加尔和2010年的加纳。

本届世界杯全部五支非洲球队的出局再次显示了世界足球发展的不平衡:欧洲足球领先世界,南美紧随其后的是亚洲和非洲。

在小组赛第二轮输给西班牙后,葡萄牙籍伊朗教练卡洛斯奎罗斯说,在他37年的足球生涯中,欧洲在足球水平上遥遥领先,其他大陆之间的差距仍在扩大。在世界杯上,一些亚洲和非洲足球队处于弱势,很难晋级,更不用说赢得冠军了。这不仅是亚洲足球的现状,也是非洲足球的现状。

奎罗斯呼吁改变规则,以促进亚洲和非洲足球的发展,并为不同国家制定不同的足球发展计划。否则,四年后情况不会改变。

自1930年世界杯成立以来,主办国大多依次是欧洲、南美和其他地区的国家。直到21世纪,世界杯才第一次登陆亚洲和非洲,并开始了在各大洲轮流举办的历史。

从某种程度上说,历届世界杯主办国的分布反映了足球的优势和亚非足球的劣势。同时,这也意味着世界杯对主办国乃至地区足球的发展有着深远的影响。因此,为了激发参与足球的热情,非洲迫切需要再次举办世界杯。然而,摩洛哥最近申办2026年世界杯的失败只会让非洲大陆再等至少四年。

诚然,非洲大陆经济相对薄弱,正如“贫困限制想象”。贫困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足球的发展。试想如果你没有足够的食物,训练的效果可能会降低。然而,很难说贫困是影响足球水平的决定性因素,例如,巴西,那里许多足球天才来自贫民窟。良好的经济实力不一定意味着高水平的足球。

此外,与经济实力相比,是否重视青少年训练是足球发展的一个重要指标。据了解,非洲国家缺少青年教练。虽然有很多才能,但是很难得到好的指导。这也导致了人才选拔的疏漏,从而埋葬了许多有才华的青少年。与此同时,一些非洲足球运动员选择移民到欧洲球队踢球,比如本届世界杯的法国和英国。

正如所谓的触底反弹一样,谷底可能意味着一个上升期即将到来。记者注意到,非洲足球高度国际化,五支参赛队伍中有大量球员在欧洲联赛踢球,其中9名在埃及,22名在塞内加尔。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海外球员肯定会提高国家队的表现,但从长远来看,青年训练是发展足球需要跨越的门槛。幸运的是,非洲人对足球的热情没有减弱。只要他们走上正确的道路,相关机构得到必要的帮助,非洲足球将永远反弹到一个了不起的一天。(结束)

国际足联世界杯联赛网